•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弄盡绝色百美图铁心兰二

    发布时间:2020-09-10 00:01:01   

    铁心兰(二)

    我双手同时放在小仙女这对发育中,如小包子的淑乳上,并运上明玉功第九层揉搓。

    不久,小仙女虽在心理极讨厌中,身体也生出沒法解释的奇妙感觉,在双乳及阴道内传来有如漩涡般吸力的接触,使她的乳蒂变硬凸出,更从子宫内喷出淫水,她不禁好奇地张开双眼一看,用沙哑的声音问道:「你使用的是什么妖法?」

    相信小仙女这生还是首次喷出淫水;我一方面加大抽插的力度,另一方面照实道:「正是移花宫的不传之秘,明玉功第九层的最高心法。」

    小仙女满脸疑惑之色,但看到我双手的肤色变得透明一般,连肌肉里的每一恨筋络,每一恨骨头都彷彿能看得清清楚楚,便震惊非常,我再道:「这便是明玉功r第九层的现象。」

    小仙女再次合上双眼,脸上除了极度讨厌、惊恐、疑惑之色外,间中还出现新奇的刺激感觉。移花宫的武功重点在极快及反拨,现在小仙女的阴道满是淫水,我便把抽插的速度不断提升,快至不可思议的地步,而且在插入时反拨变抽出,抽出时反拨变插入,估计每秒钟超过十下以上,强烈磨擦的快感一浪接一浪的传来;而小仙女喉咙内也不禁发出沙哑的〝咿咿呀呀〞叫声。

    就在我快将爆发之时,明玉功第九层又生出寒冰劲,怜星最后便是被邀月以此寒冰劲杀死,而我棒上的寒冰劲比杀死怜星的当然弱得多,不但使我高温的热火减退一些,可继续增加抽插的时间外,同时亦使小仙女感到特別的寒冰刺激快感。

    夺去一位向来高傲又美如仙女的处子之躯,即使对方全无反应不会动,亦使我在心理上产生兴奋,加上以不可思议的极速抽插,所产生的肉体强烈磨擦刺激,即使有寒冰劲降温,但加上小仙女被多重刺激下终于产生高潮,阴道不停抽搐,最终我沒法再忍而激射了!

    有深厚内功的我,虽然刚幹完了一场,亦不觉有疲倦之意,我离开小仙女的身体,看到她下体正流出白浊的阳精夹着丝丝的处女鲜血,问道:「张姑娘现在明白了被杀时的痛楚,及制造人生命的过程,以后会不乱杀人吗?若未体会清楚,我可以再示范多一次。」

    小仙女害怕地立即道:「知错了。」

    我道:「知错便最好,我对整个江湖也算是做了件好事。」之后我便解开了小仙女的穴道,并继续道:「那你以后就莫要再杀……」我还未说完,小仙女已无法控制自己愤怒的情绪,双掌已向我突然全力攻来!

    她会动手是我一早已预料的事情,她双掌还距离我一尺有多时,我一招后发先置的〝移花接玉〞,把她在双手途中攻来的内力也回拨了一半过去,算是对她留了一手。

    小仙女只觉双手剧痛,之后有一半攻去的内力倒流,之后胸口剧痛,已受了内伤,便吐血倒地。

    我骂道:「看来你是不知错了,那么让你再破身一次!」

    我把小仙女的身体反转,已受内伤的她只能作些无力的挣扎反抗,可是又有何用?我在她臀部的鞭痕上大力拍一掌,〝啪〞的一声她立即大声叫痛,我叹道:「你这样又是何苦?」

    我用右手食中两指伸进小仙女阴道中沾些阳精,再伸进她肛门之内以作润滑,受了伤沒有多少气的小仙女用沙哑的声音问道:「你这…可恶的死淫贼在幹什么?」

    小仙女想用盡最后的气力反抗,但当我运功吸来缠死小鱼儿的红鞭,在她那粉背上抽了一鞭她便冷静了些,再加一鞭便学乖了不再反抗;而原本我以为她流干的泪水又再涌出。

    我一方面用右手食中两指把她肛门扩张,另一方面用左手揉搓自己软化的那儿,间中又用寒冰劲刺激,并回答:「为了让你更清楚体会被你所杀之人的感受,我只好再亲身对你示范多一次。」

    当我左手运用明玉功第九层的漩涡吸力时,血液被吸至那儿,很快便变为坚硬,原来明玉功在重新起头或自慰时是有此妙用,那种漩涡引起的特別刺激感加上吸力,所产生的快感绝不下我刚才为小仙女开苞的畅快。

    我用手扶着小仙女的小腹把她托起,使她如爬在地下般,我跪在她身后双腿把她的双腿再分开一些,然后大腿再撑起,肉棒便对准她的肛门,双手紧握她腰臀的两侧,用发出漩涡劲吸力的肉棒,很易便插进了小仙女的肛门内,或者可说是把她的肛门吸了过来套着我的肉棒,想不到这漩涡吸力竟是这么的方便好用。

    随着小仙女声嘶力竭的叫喊及软弱无力的挣扎,我倍感刺激有趣;当我用腰力狠劲地抽插了几下,小仙女又痛晕了,我左手仍托着她小腹以免她整个人软倒,并且用手指轻扫她的下阴,一边继续幹她肛门,一边从后用右手按她的人中使她清醒。

    随着小仙女口中发出微弱的呻吟声,我知她已醒了,便拔出沾有她大便的肉棒,从后又插进她刚被开苞不久的阴道。

    再插一会,小仙女已被弄得死去活来,我深深大力一插,之后在自己双脚站起时又揽着她的下腹,把她下身同时抱了起来,这时小仙女无意识地用双手撑起,成四肢直撑被我从后插入中。

    之后我右手仍揽着小仙女的小腹,左手握着她的左脚大腿抽起,形成她只能以三肢撑地,而这样我可以插得更深,下下顶到盡头;但插了一会,她受伤的手臂已无力支撑,漂亮的面孔直接撞在地上。

    这时的小仙女张菁,已再不是那使人闻风胆怯,杀人不眨眼的恶女,而只是个身受重伤,双穴被幹至痛楚不堪,脸孔贴地并恐怕已撞至瘀伤,无力反抗的可怜被姦女子,我有点不忍心,最后又再插在她肛门之内,不停冲刺直到兴奋,沒有用寒冰劲延长时间,便在她肛门内喷出数量比刚才少的阳精。

    我蹲下看着地上软软摊倒的小仙女,并伸手指在她的阴唇内抚摸,特別是她小穴之上的尿道口,间中更尝试插入手指,我问道:「张姑娘今次清楚別人被杀的感受了吗?需要我再亲身示范破多你一次吗?」其实虽然我体内有深厚内力,不过我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立即便有能力梅开三度?而且我更要留力待我此行的目标-铁心兰。

    惊恐我要再破她多一次的小仙女,立即惊慌地沙哑嘶叫:「不要,我…知错了。」

    我笑道:「知错便好,以后我们每次见面时也再好好玩多两次,若你想我现在继续幹你的话,你可以不离开,我再示范……」

    本来该已受伤并全身无力的小仙女,不知从那里长出气力,抱着自己被撕破的红衣,沒时间穿上而光着身子,脚步有点飘浮不稳便离开,沿途她双穴还不停在流汁。

    小仙女在远处回望我一个想杀了我的眼神,如一团勐烈至极点的火使我印象深刻,不知她肯付出多大的代价来杀我?不知我会成为她的恶梦有多久?

    当小仙女看到我站起身,便立即惊恐地奔逃,她使用的该是人类在紧要关头才能发挥的潜在力。

    我用井水清洗了下体的阳精混合大便与丝丝鲜血后,便穿回自己的衣服,去看在地上的铁心兰。

    只见一身雪白男装轻衣的她,眉清目秀,肌肤雪白,薄薄的嘴唇虽沒有涂上口红仍是深粉红色,五官也长得相当标緻,在被弄污了少许的白衣上,胸口部位非常饱满,纤腰却是极幼,虽然梳了男装的髮髻不知秀髮有多长?但一看也知她是位女子,该比小仙女大上两、三岁,若是换上了女装悉心妆扮,相信比小仙女还要美艷。

    从铁心兰平稳的唿吸声中,我估她短时间内也不会醒,我想看看她作女装的样子,最简单的方法当然是脱去她身上的男装。

    我细心地脱去铁心兰身上白色的外衣及内衣后,只见她沒穿肚兜但胸口却缠着不少白布带,使原来高耸的双峰在穿衣后看来比较平坦,但现在被包裹的双峰中间之乳沟,却更显得更深及迷人,当我拉出那些缠胸的白布带后,只馀一条小胯裤的铁心兰,身材明显更胜还在发育中的小仙女,她的三围我估是三十三吋半C、廿四吋、三十四吋半,一对乳房呈半碗型,在躺下时仍见坚挺,触手的感觉在结实中带点软绵,比楂在小仙女那对未发育完的乳房,手感好得多了。

    只见在铁心兰那白色的小胯裤边缘,露出三条黑亮的芳草,正当我想脱下她的小胯裤再看清楚时,她的唿吸转为急速,眼皮微微跳动,该是她中的迷药不多,现在药性快过,我便立即无声无息地飞快后退。

    当铁心兰慢慢醒来时,坐在地上细想回神,我慢慢行到她的面前道:「姑娘。」

    铁心兰娇躯一震,擡头望我,之后发觉自己沒有穿衣,立即以双手掩胸,及同时大叫:「你快转身,不准望我。」

    我听话地转身,身后听到铁心兰的穿衣声,我道:「在下刚才路过,看到一名红衣女子,说那边的一个小子脱去姑娘的衣衫意欲不轨,用鞭缠着他的颈杀了他……」

    身后穿衣的声音停了,铁心兰惊问:「他死了吗?」

    我照实道:「他已被那红色的鞭缠死了,姑娘关心他吗?」

    铁心兰幽幽叹道:「唉,我也不知,初时见这小孩觉得他有点与別不同,后来被他作弄暗算,但又被他救了,再之后又被他迷倒,那时他说要搜我身,想不到现在他竟死了,之后那个红衣女子又如何?」她说到最后一句时,又发出了继续穿衣的声音。

    我道:「在下看不过这红衣女子的手段凶残,便好言相劝,那知她连我也想杀,我只好出手教训她,在她离开时,用极凶狠的眼神望你,还说若下次遇上你而沒有我在身边保护,便立即杀了你,姑娘与她有何深仇大恨?」

    身后穿衣的音声停了,铁心兰沒有答话,但身后传来急速的风声,她竟在此时在我背后出手偷袭!

    我立即快速转身,只见铁心兰拼命地运双拳全力攻来,所用的当然是〝疯狂一百零八打〞,可是武功比她高十倍的人,恐怕也接不了花无缺的一招,更何况是她与我的差距何其之远?我立即使出移花接玉,不过我只是把她双拳向外分扯,并不是向她反拨回去。

    铁心兰眼前一花,只觉自己双手不听使唤,向左及右两边分扯,而自己的身体当然是不能控制地倒进我怀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