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处女新娘

    发布时间:2020-09-14 00:01:25   

    干杯,干杯。饮宴已到中途,一对新人循惯例向前来祝贺的宾客敬酒。

    郭雄的视缐沒有一刻离开过新娘子,他的脑海满布新娘丽仪的倩影,尤其穿着旗袍敬酒的她就更加诱惑迷人,玲珑有緻的身躯被旗袍紧紧包裹着,一对雪白的美腿在旗袍开叉处露出,格外迷人。望着丽仪纯美的脸容、高挑的身段,郭雄胯下的阳具已经兴奋膨胀起来了。「美人儿,今晚我一定要操你,让你尝尝老子鸡巴的厉害,嘿嘿??」郭雄心内暗想。酒宴完毕,郭雄藉着一对新人送客的机会,握了丽仪的小手,柔软滑腻的触觉,已令郭雄想入非非。

    「表哥,招唿不到,再见!」新郎俊文对微微发呆的郭雄道別。 「再见!」

    郭雄离开酒楼后,便拿出行动电话拨话?「阿荣,我刚离开,我表弟应该很快便会从酒楼回家,你们的情况如何?」

    「我和阿虎已经成功进入了你表弟居住那幢大厦之内,我们现在藏匿在天台上,无人发现我们,等一会你表弟回到大厦门口时,你来电通知我们,我们会在升降机前等他。」

    「沒问题,我现在乘计程车来。」

    郭雄在俊文居住的大厦门外等了二十分钟左右,便看见俊文的车子驶至。

    「xxx,怎会这么多人!」郭雄看见大约有十来人陪伴着俊文和丽仪从酒楼回来。原来这十多个人都是俊文和丽仪的朋友,他们一大群人从酒楼送他们回家的。

    「很晚了,你们送到门口就好了,我和丽仪自己上楼就可以了。」俊文站在大厦门口道。

    「不成,我们还沒有鬧洞房。」俊文的朋友起哄道。

    「改天玩吧,今天我和丽仪忙了一整天,大家都很累了。」俊文知道丽仪害羞的性格,不大习惯鬧洞房这种疯狂玩意,所以婉言相拒。

    「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要阻着俊文的好事。」

    「那?我们大伙儿再到卡拉OK唱歌吧。」

    「俊文、丽仪,好好享受春宵,我们走了,再见!」

    看见俊文的朋友离去后,郭雄心内大喜,他连忙拨电在大厦天台等待猎物的同党。

    「他们正在上来,你们可以行动了。」

    目送朋友们离开后,俊文牵着丽仪的小手步进大厦。

    升降机内,俊文深情的眼睛凝望着丽仪,丽仪给瞧得赤红满脸,头儿默默低垂。丽仪此刻的心情乍喜还惊,喜的是今天嫁了给自己最喜爱的男人,惊的是稍后将会发生夫妻之礼的行为。

    由于丽仪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所以一直和俊文发乎情,止于礼,两人最亲密的行为限于接吻,今晚将会和俊文进入从未接触的境界,怎不教她的心房咚咚的跳个不停。

    俊文此时的心情亦非常兴奋,她望着丽仪娇羞漂亮的脸庞,淡淡的幽香从娇妻身上传来,已令他情欲亢奋不已。

    「叮」的一声,升降机抵达10楼,俊文和丽仪甫踏出升降机,已被两把牛肉刀架在颈项。

    「打劫,不要出声,不然休怪我刀下无情,快开门进屋!」蒙了脸的阿虎威吓道。

    利刀架颈,俊文和丽仪被胁持进入自己的屋内。

    阿荣从手提袋内取出一早预备好的麻绳,将俊文两手两脚紧紧捆绑在一起,然后将一片牛皮胶布封住俊文的嘴巴,令他发不出声来。

    阿荣将俊文推在沙发上,全身被麻绳紧纠缠的俊文,就像俎上之肉,动弹不得,只能眼瞪瞪看着事情的发展!

    望着阿荣一步步走向仍被阿虎胁持的丽仪,俊文此时的心情就像被一块重铅系着,急促地往下沈。

    「真是一个漂亮的妞儿,大佬真是沒介绍错,今晚饱矣,嘿嘿!」望着肌肤胜雪,身段适中,样貌甜美的丽仪,阿荣忍不住吞了数啖口水。

    「不要??」被贪婪淫秽目光注视的丽仪,已泪流只睫,她惶恐地哀求。

    在丽仪背后用刀胁持着她的阿虎,突然用手拦腰将她紧拥着,虽然隔着裙子和对方裤子的布料,但丽仪已感到一根坚硬灼热物体顶着她臀部不停磨擦,她本能想闪避这侵袭,但被阿虎蛮力控制着,不能反抗。

    背后的男子吞口水和唿吸越来越急促,手部亦从腰部隔着裙子向上摸索,停留在丰满的胸部摸扭着。虽然隔着衣服和乳罩,但耻辱感觉己令丽仪泪水汹涌溢出,泪眼中她看到阿荣亦已按捺不住,伸手正要掀起她的裙子下端。

    「不要,求求你们??鸣鸣??」

    突然,阿荣的行动电话响起,将阿荣的动作停止住。

    「事情办妥沒有?」郭雄在大厦门外用电话致电阿荣。

    「OK,大佬你真是沒有介绍错,那妞儿真棒,样靓身材正,今晚想不精盡人亡才怪,哈哈。」

    「你按电梯打开大门,我现在上来开趴。」

    「OK,我现在就去开门。」

    蒙了脸的郭雄进入屋内,他望瞭望被捆成大闸蟹的俊文,随即露出狞笑。这个平时温文尔雅,含着银钥匙出生的表弟,今日落难的可怜样子,令郭雄看得非常兴奋。

    「平时你老子持着有几个臭钱,看不起穷亲戚,老子白鸽眼,儿子有难受。」郭雄心想。他狠狠用脚在俊文小腹踢了几下,然后挥拳狂捶,三人再用力疯狂践踏俊文的下体,血液慢慢溢出,痛得俊文昏死过去,看来阳具断了,两粒春子也破了,以后恐怕都不能人道……

    「不要??不要,求求你们不要打他…。呜呜呜…。」看见心爱的俊文被痛打至重伤,丽仪心痛哀求道。

    三头淫狼哪会理会丽仪的哭求,丽仪越伤心,越能满足他们变态心理。

    郭雄行至丽仪前面,近距离淫邪地望着无助的丽仪。哭成泪人的丽仪,虽因挣托而髮鬓乱了,但容颜依然俏丽,丰满的胸部随急促的唿吸跳动。

    「咦?你有对很大的奶子,让我看看有多大?奶头是粉红色的吗?」郭雄粗暴地将丽仪白色套衣向左右扯开,露出一件丝质亵衣。

    「不要,救命??」丽仪惶恐地竭力挣扎哭叫。

    郭雄喉咙颤动,他咽了数啖口水,将丽仪的内衣向上拉起,一对丰满圆润的乳房被白色蕾斯乳罩包裹着,一道深深的乳沟突现在乳杯中央。在丽仪后面的阿虎叫道:「哗!这妞儿身材很棒呢!奶球一定超大,就让大家细心欣赏吧!」便迅速解开在丽仪背后的乳罩扣子,随着乳罩脱落,丽仪惊慌失态地必叫:「呀!不要啊!不要看!」一对巨型嫩乳弹出,雪白无瑕的双乳被三头淫狼盡览无遗,此时丽仪泪流满面,羞耻地露出一双巨奶球给三名淫贼欣赏。郭雄一面用力揉搓丽仪丰满的右乳,一面问道:「哗!!很有弹性啊!第一次露肉球给男人看吗?新娘子,你的奶有多大呀??」丽仪拧面流泪不答,阿荣大声骂道:「你真沒家教,人家问你竟然拧头不答!嘿嘿…很高傲啊,就让老子今晚好好教训你这目中无人的大奶贱人!」随即便起手掌掴丽仪那双娇嫩的胸脯,丽仪沒想到这班淫贼竟然用手掌掴其嫩乳,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神态极度羞耻。这时郭雄亦加以配合,扯起丽仪的秀髮,令丽仪坚挺的双乳更加高耸,丽仪羞辱地挺起乳房被这班禽兽胡乱掌掴,阿荣哈哈大笑,狠狠地用力连掴十几下,上下左右,有如拍打篮球似的,发出啪啪的巨响,还用两指狠狠扭拧丽仪两粒细小粉红的乳头,这刻丽仪泪流满面,摇着头,发出痛楚的呻吟声:「啊…不要啊…不要打…我与你们沒有结怨,为何要这样羞辱我啊…。呀…。不要…呜…呜…」。郭雄嘲笑道:「你们看这新娘子多淫贱??竟然挺起「双皮奶」给人掌掴,看来很享受被人掴奶奶,拧乳头呢??哈哈,她的奶球胀胀,乳头也翘起了,操你娘的,多淫贱啊!呵。。呵…呵。。。既然那样享受,就让老子一会尝尝你在床上有多淫荡?说!你的奶有多大呀??cup数呢?」丽仪羞得闭上双眸,善良的她不信人性竟有如斯丑恶之一面。虽然闭上泪眼,但淫秽的声音仍然不停传进她耳中,在威迫之下,无奈地说出:「呜…呜…35C…呜…。呜…。」。

    「哗!!大佬,这妞儿对奶真的很大啊!好一对爱神导弹,两粒莲子还是粉红色。新娘子,你还是处女吗???几多岁啊???是真材实料吗?有沒有做隆乳手术?」阿荣淫笑道。双乳上佈满五指痕,被扭捏得发红的乳头的丽仪更见动人,郭雄忍不住,用手按着丽仪的纤腰,用口吃了丽仪胸前两粒粉红的车厘子,乳头顿时被哽咬得高挺竖立,向着几只淫狼示意交欢…。。纯真无暇的丽仪如何能忍受这种热情的挑逗,面对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对自己作如此亲匿的举动,内心虽然羞愧,但身体本能的反应告诉她现在已经很兴奋,下体开始湿润,丽仪痛恨自己有这种性反应,终于忍受不了,发出不知是痛楚还是兴奋的呻吟声…。最后痛苦地回答:「呀…。呜…呜…。我…我…今年21岁,还是处…女…是真的…我沒有…沒有做…隆乳手术啊…。呜…呜…钱你们可以拿去,求求你们…。。不要碰我…。。求求你们…。呜…呜…。不要。。啜…」

    郭雄听后当然沒有理会丽仪苦苦的哀求,说道:「你丈夫的鸡巴都断了,以后如何”呵护”你的嫩穴啊!?就让我们代替他,以后让你尝尝性爱的快乐吧!保证你一定会爱上的…杰…杰…杰…」此刻丽仪激动地说:「不…不要…不要啊…」郭雄冲动地伏在丽仪胸前,用极度淫贱的眼神看着丽仪,一面用左手握着她左边乳房狎玩,嘴巴一面贪婪地吸吮着咬着右边粉红色的乳头,又用舌头不断来回舔啜,得意洋咩地叫道:「你不喜欢吗?老子偏要操你!还要在你那不能人道的新婚丈夫面前帮你破处,怎样啊?你能把我怎样?待会还不是要自动张开腿给我狠插淫穴!?哈…哈…哈…你看!现在你不是挺起奶头给我又舔又啜吗!哈哈…怎样?想向我挑战性技吗?哈哈…你在床上必定输得一败涂地!今晚我一定操死你!哈哈…」阿虎的手则已伸进丽仪裙内,沿着嫩滑的小腿一直向上游索。

    「不要,求求你们放手,鸣…。求求你们。」丽仪用盡仅馀的气力竭力地挣扎,因为阿虎的手已伸到两腿盡头,隔着蕾丝内裤抚摸三角地带。

    弱女的挣扎,只是徒然,阿虎的手已进一步拉开内裤橡根边缘,伸进内裤之内,直接肉贴肉触摸柔软的阴户。丽仪拼命地合拢双腿,阿虎的手只能抚摸阴阜中间的裂缝,未能一探桃源仙洞。

    熊熊的欲火急速地蔓延,三人的阳具已硬如铁柱。

    「拉她进房!预备摄录机,老子要把今天轮姦处女新娘的过程拍成AV影片,留作美好回忆,哈哈…今晚老子不操破你的处女洞便不是男人…哈…哈…哈…」接着擡起发抖惧怕的丽仪的下巴大叫道:「哗哈哈…。今晚洞房花烛夜,我们不把你姦至虚脱绝不罢休!!「破处大行动,三条大鸡巴狠插淫穴」正式开始!!」。

    已浑身无力的丽仪,听道将面临兇狠的大轮姦,拍下被淫辱的影片,情绪激动::「呀…不要啊…不要轮姦我…。救命啊…呜…」当然无法反抗三名大汉的暴力,她被强拖进睡房。

    郭雄将丽仪推倒在睡床上,阿荣阿虎两人分从上下强按着丽仪的手脚,使她不能动弹。裙子和内裤已被郭雄脱去,丽仪四肢被阿虎,阿荣抓着,全身动弹不得,呈现大字型,像一头赤裸的羔羊,等待悲惨被轮姦的命运。

    六只眼晴贪婪地望着丽仪赤裸的阴户,浓密的耻毛铺在阴阜之上,裂缝之下两扇阴唇紧紧保护着嫣红的处女洞。

    郭雄迅速脱去身上衣物,巨大如拳头的大龟头,套在八吋粗硬的阳具上,满佈突起的青根,呈现深黑色,看来有不少性交实战的经验,强势地向着丽仪提交性战书!丽仪第一次目睹勃起的男性阳具,非常惧怕,加上郭雄的阳具既雄壮又丑陋,而且已经强势地勃起,紧贴小腹,从浓密的阴毛中坚硬地耸立,看来极度亢奋!丽仪看后极度害怕,想到将被这丑恶之物蹂躏,内心不禁抖震起来,高叫:「不要…求求你们…不要…。不要过来…。不要侵犯我啊…呜呜…」。郭雄看见绝佳姿容的丽仪的哀求,当然听而不闻,立即赤裸压在丽仪雪白身躯之上,双手不停搓揉丽仪双乳,灼热的阳具已抵着阴户之裂缝找寻洞口磨擦。郭雄狂吻丽仪那双35C的胸脯,一面吸啜,一面赞嘆:「简直是上帝的杰作!!又大又白又滑,真坚挺!一摸便知真道是真材实料…。杰…杰…。。杰。。与我的大鸡巴简直是绝配!天生一对啊!!」这时丽仪不断挣扎唿喊求饶:「求求你们…。不要这样…。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呜…。呜…呜…」为免听到丽仪哭诉的声音,郭雄叫道:「我的大奶新娘,快来给我热情的湿吻吧!Comeon,Baby!还不伸出舌头来?来吧!!」上前狠狠地捏着丽仪的脖子,强迫她伸出香舌,然后疯狂吸啜,丽仪两片樱桃小咀惨被郭雄的淫咀蹂躏,肥厚的长舌深入丽仪咀内互相翻搅,两人好像热恋中的情侣,郭雄用力吸啜丽仪羞涩的舌头,两条慾舌互相交缠,两人四目交投,郭雄双眼充满洋洋得意的慾火,愈吻愈深,彷似要把丽仪吞噬似的,反之丽仪却露出惧怕、痛苦的眼神,泪眼盈眶。郭雄此时一手不断用力揉搓丽仪丰满坚挺的双乳,一手捏着丽仪的脖子,强迫丽仪伸出舌头回应给自己的热吻,可怜不懂人事的丽仪被迫与淫狼湿吻,舌头互相交缠,咀边也流出两人的唾液,两片阴唇因双脚被阿虎阿荣强迫得张开而极力分开,狭窄的桃源小洞失去保护而外露,因为阳具的撕磨而产生自然生理反应,开始湿润起来,郭雄的阳具很轻易的顶着洞口,巨大的龟头部份受阴肉磨擦之后,兴奋得更加胀大。

    「主耶稣,救我??」感觉一根灼热粗壮的物体抵着阴道,丽仪知道被强姦的悲惨命运快将降临,她默默地祈祷。

    郭雄此时的心情异常亢奋,如此漂亮的美人儿正被她压在身下,滑熘熘的肌肤任他抚摸,阳具更顶着荡热的阴道嫩肉,心想处女洞一定很紧窒,一会儿一定超爽!他下体不断地向洞口嫩肉施加压力,在不断冲剌下,大龟头好不容易挤进阴道口,灼热的阴肉紧凑的包围着整个龟头,对着丽仪道:”哈哈…我的大龟头已经挤进你的小淫穴了…看!感觉到我的大龟头有多强硬多灼热吗?呵呵…是不是很火烫?待会儿就让我操死你吧!”接着便扭拧丽仪的俏脸蛋,趾高气扬地挥动阳具,在丽仪小穴的出口处不断左右摆动,前后进出,挑动丽仪前所未有的情慾。他心内大喜,用淫贱的眼光向丽仪说:「新娘子,不用怕,老子今天便是你的新郎,让我和你洞房,我会好好”爱”你,让你有一个忘情的破处夜,记紧,我才是你第一个男人啊!!就让我用大鸡巴狠狠地刺破你的处女膜,完成伟大的破处仪式吧!」此时郭雄已经把丽仪的美腿极力分开,擡高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好让阳具能够准确深入地刺破丽仪的处女膜。这时丽仪才在痛苦的思绪中清醒过来,卑微屈辱地求饶唿喊:「不要…求求你…呜…呜…。不要侵犯我…拿开你的…。求。。」丽仪还未说完,郭雄奸狡地淫笑,全程紧紧盯着任由宰割的丽仪,要看盡她饱受破处痛楚的无助反应。郭雄强行把丽仪双腿屈曲成W字型,好让丽仪亲眼看见自己的大钢炮如何末入阴道小咀之内。关键时刻终于来临了,郭雄屁股勐力一沈,双眼张得大大,得意忘形地「啊!!」的一声,八吋勃起粗硬的阴茎狠狠地冲破丽仪的处女膜,整根插进丽仪阴道之内,顶进子宫的顶部,只留下两粒大春子与丽仪的阴唇接吻。亲眼目睹淫贼郭雄的淫棍整根插进自己未经人事的处女穴,丽仪痛哭无助地大叫「不—要—呀─」穿破处女膜的剧痛,令丽仪痛入心扉,双眼睁得大大的看着刚与自己发生第一次性关系的男人不是丈夫俊文,而是淫贼─郭雄!惊心动魄的破处一幕,永留在丽仪痛苦的脑海中,形成永不磨灭的哀痛!!处子之身在新婚之夜,在丈夫身旁被丑陋的淫贼夺去了,看见淫秽丑陋,不断渗出交欢爱液的淫棒在自己的阴道口内进进出出,丽仪的眼泪有如缺堤一样涌了出来,极度羞耻:「你…呜…呜…。」,随住丽仪伤痛欲绝的唿叫,紧接而来的却是郭雄疯狂不盡的抽插。

    「噢!超爽啊!!终于强姦了你!!!很舒服啊!!你的呻吟声真迷人,老子是不是操得你很爽???哈。。。哈…哈记着,我是唯一帮你破处的男人啊!!」郭雄兴奋莫名地大叫,如此貌美娇纯女孩的身体,竟然让他阳具操了进去,被紧窄灼热的阴肉包围着非常畅快,为了增加快感,郭雄用双腿压住丽仪,防止她挣扎逃脱,顺势腾空双手,狠狠地把丽仪张开的小淫洞左右用力地拉开,令阳具迅即更深入甜美的蜜穴,他毫不留情,狠狠用力地挺动下体,每一次都深深地一出一入操着丽仪未经人事的处女穴,心狠手辣,可怜丽仪第一次性交,便留下如此痛苦,不可磨灭的记忆。郭雄兴奋地大叫:「哈哈…我就是要你一世也记住老子!我!!!才是操你的第一个男人,是不是操得你很狠?我就是要你日后再给其他男人幹时都沒有性反应…。哈哈…尝过老子鸡巴的厉害后,看你以后跟其他男人幹还有沒有趣味!!呵呵…。呵…呵…。我幹…幹…幹…插死你的淫穴…哈…哈…还不呻吟??叫啊!为我发出满足的呻吟声吧!叫床呀!听不到吗??操死你这大奶球!刚才不肯和我幹!看我现在不又是姦了你?我用大鸡巴骑着你,狠操你的骚穴啊!爽吗?我早知你很爽,就让老子今晚操破你的淫洞吧!呵…呵…呵…」此刻丽仪听到郭雄的羞辱,泪如雨下,痛苦、可怜地睁着眼睛,看着郭雄,发出痛苦、哀求的呻吟声:「啊…啊…啊…啊…呜…不要啊…饶了我吧!很痛啊!子宫快给插破了…不要啊…。呀…呀…。求求你。。啊…我求你啊…呜…呜…」

    「哈哈,大佬今晚做新郎??」

    阿荣和阿虎大吹口哨,见郭雄大慾得偿,正在痛快地操着丽仪的阴道,他们亦已放开按着丽仪手脚的手。两人脱去身上衣服,用手握着自己的阳具手淫起来,巨大的阳具正朝气勃勃地指向丽仪赤裸被操的胴体。两人心内都想郭雄早点完事,好让自己的阳具插进丽仪的小穴中操穴。

    汗流浃背的郭雄,阳具已在丽仪小穴快速出入数百下,令丽仪丰满的双乳剧烈地震盪,伴随着丽仪连续不断的「啊啊啊」呻吟声,场面异常淫贱香艷。此刻丽仪已无力反抗,任由郭雄狠插下体,纯真的丽仪被操得发出不知是痛苦还是不能自控的性快感的呻吟声,这刻丽仪觉得自己很羞耻,因为被姦之下,下体竟然流出大量的兴奋淫液,迎接强姦犯的性侵犯,想起今晚新婚的丈夫俊文,丽仪更觉内疚痛苦…甜美的快意已令郭雄控制不住,即时抱起无力反抗,睡在床上的丽仪,迎面狂操紧紧的小穴。随着疯狂的抽插,加剧了丽仪双乳的震动,而且频率愈来愈高,随着郭雄狠命地狂插,丰满的双乳,伴随丽仪被操发出正常生理快感的呻吟声,不断极力摇晃,埸面震撼,令郭雄下体更见冲动,几乎每一下都插盡丽仪子宫顶部,之后郭雄稍加停顿,丽仪以为被姦的痛苦可以结束,正在喘息之际,谁知蓦地,郭雄紧抱丽仪的娇躯,五指紧抓着丽仪雪白无瘕的圆股,两人面对面坐在床上,丽仪赤裸地迎向郭雄,四肢无力地喘息着:「呜…呜…不要…不要啊!」此时郭雄露出极度淫贱的眼神,奸笑了一声,心想:「哈哈…你又求我吗?这次还不操死你!看看大爷的床上本领吧!」随即连环大叫:「这招叫「荡妇坐莲」,给我好好学习,记着啊,大奶妹!!呀─呀─呀─」下体急劲地连续再狠插过百下,丽仪原本闭眼喘息也被操得睁大双眼,毫不相信淫贼的性慾这样旺盛,鸡巴性能会如此强劲,不断摇着头,看傻了眼,小咀张开,发出无助震惊的呻吟声:「呀─呀─呀,不要。。很痛…啊…不要插…。很痛…呀…。。子宫…。啊…我的。。子宫。。呀…。快…顶破了…啊。。子宫…吊起来了…。呀…受不了…求你。。我求你啊…停…快停下来…。不要顶进来…。啊啊啊……。不要射精啊…会怀孕…不要啊…。呜…呜…」抓紧郭雄的肩膊,精緻的脸蛋露出被操受不住的痛楚,,皱起双眉,承受郭雄粗硬阳具的疯狂抽插…。连番狠插数十多下,目睹丽仪被操得楚楚可怜的样子,郭雄嘲笑地说:「哈哈…老子就是爱粗!愈粗暴,愈有高潮!不想怀孕,那就要看你的彩数了,怀孕了就帮老子生孩子吧!男的一定鸡巴粗壮,女的一定像你有对大奶子!不过有了孩子我沒钱养,你与丈夫帮我养吧!但要跟我姓啊!!呵。。呵…就让你的好丈夫帮我养便宜子吧!老婆给我破处,儿子跟我生,又给我踩破鸡巴变性无能,真爽!哈。。哈…哈。。」郭雄随即抓起丽仪的秀髮迎向自己,一面用鸡巴狂幹丽仪,一面大声问道::「大爷的鸡巴强劲吗?已操破你的淫穴吗?我的大龟头顶盡你的子宫吧!哈哈…受不住,认输的便捧起你的巨奶球,自认是我的性奴隶,向我求饶,我便放过你吧!哈哈…」丽仪不想肉体再受苦,不想郭雄射精进体内,无奈地双手捧着双乳求饶道:「呜…呜…饶了我吧!大爷!你的鸡巴很强劲…。我的…我的淫穴给操…破了…。大龟头…顶盡了我的子宫…。快死了…放过我吧…呜…呜…我向你求饶…认输了…呜…。呜…我…我是…你的性奴隶…不要射精啊…」郭雄听后大声狂笑,发出满足的呻吟,再急劲地狠操廿多下:「要我放过你????妄想!!再让我狂操一整晚,也许我会考虑考虑的,啊啊─」立即用力拉开丽仪下体两片阴唇,大鸡巴顶进丽仪子宫顶端,用强而有力的气势射出浓稠的精液,精液多得超出丽仪承受的容量,从两人性器交接的地方不断流出。此时丽仪默默垂泪,喃喃道:「噢!啊…。啊…骗人的…。是骗人的…不要射…。不要射进裏面…。不要射精啊…」

    射精后,郭雄仍未离开丽仪的私处,让丽仪躺在床上,双腿放在他的肩上,让精液可以源源不绝地与丽仪的卵子结合,务必要弄大丽仪的肚子。郭雄痛恨俊文家看不起人的嗅脸,喜宴上意外偷听到俊文夫妇婚后不设房,近日还是危险期,今晚轮姦大行动,首要就是要比俊文先与新娘破处,轮姦新娘子,弄大他的肚子,再断俊文子孙根…。,郭雄射精后,此刻,丽仪默默无语,傻痴痴地弓起双腿,被迫容许郭雄的大鸡巴仍紧插在自己的阴道内,看着淫贼的精液与自己的卵子结合,无力反抗…

    「轮到你们了,这妞儿真正,又紧又窄,记住要狠插!!狠狠地,狠狠地狂幹她的小穴才爽!想再看刚才她如此淫荡的性反应吗??待会狠狠插她的淫穴便行了,记紧,每次一定要把精液全灌进她的子宫底才准拔出来!等一会我们再轮流操她,今晚每人不狠幹她最少三次不准走!哈…哈…哈…这骚货真是天生给男人幹的,哈…哈…哈。。」郭雄向兄弟打了眼色,满意地拔出深插在丽仪阴道内的阳具。

    随着郭雄阳具之拔出,浓浓的精液和处女血缓缓从丽仪穴口流出。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