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魔鬼夫妻奸虐幼女

    发布时间:2020-09-16 00:01:02   


    1997年6月,仙游市扶贫医疗队正在闽西山区的刘家坳村免费为村民治病,忽然一个大婶搀着一个瘦弱的小姑娘来到女医生孙月英身边。当孙大夫揭起小姑娘破烂不堪的衣服时,她被惊呆了∶小女孩身上各种器物伤不下几十处,血痂和疤痕更是随处可见。她一边拿出药品,一边询问小姑娘为何伤痕累累,连问几声,小姑娘却呆呆地一句不答。大婶叹了口气说∶“都叫他俩口子打痴了哟!”“什么下载成人抖音, 分享隐私短视频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是她爹妈打的?”女医生的惊讶比刚才更甚∶“谁家的父母下这样的狠手打孩子?”大婶悄声说∶“是抱养的。”“抱养的也不能这么打呀!”女医生义愤填膺。当她忙着给孩子擦洗上药时,大婶凑近她的耳旁,悄悄说了句话,顿时令女医生呆如木鸡。那大婶说的是∶“这女娃儿被她爹那个过。”那是1992年4月间,刘家坳村出名的懒汉夫妻刘全胜、曹富家俩口子突然带着一个小女孩从打工地回来了,并称这小女孩是他们抱养的。实际上,刘、曹夫妻俩因吃不了打工那份苦,思量回家过几天舒心日子。小女孩是在外县一个穷山村里花二百块钱买的,取名刘银花,名为养女,实际上是买来干活服侍他们的。一到家,曹富家就叫腰酸腿痛,胡乱吃完饭就到里间睡倒了。刘全胜三口两口把饭扒完,丢下碗也进房找妻子求欢,谁知曹富家说累了,刘全胜再三央求也无济于事,只得怏怏出来,见幼小的银花正畏缩在墙角,胆怯而饥渴地望着桌上的残羹剩饭,不禁眼睛一亮,自己刚买来的孩子正是个女的,不能搞老婆,搞这小女娃不也一样吗?想到这里,便招手过来叫她吃饭。小银花怯生生地走到桌子边,刚要端起碗,刘全胜拦住道∶“慢!先亲爹一口。”说着把左颊偏过去。在食物的诱惑下,小女孩终于把小嘴慢慢凑向男人的脸颊。唇颊正欲相贴之际,刘全胜忽然偏过头来,觑准养女的小脸蛋“叭”地一个响吻,狠狠地亲吻了5岁的小银花一下。这是刘全胜第一次吻小银花。小银花被养父袭吻,吓得不知所措,刘全胜笑着伸手捏捏她的小脸蛋,让她吃饭,自己坐在一边细细打量小银花。这小女孩虽然面色蜡黄,但一张小脸长得还算清秀,小小的身体单薄瘦弱,但腰细腿长,各部位比例还算协调,只有小屁股仅仅是比腰腿略略凸起,一点不像见过的城里小女孩屁股那么鼓圆,显然是营养没有跟上。就是这么一个虽然容貌还过得去,但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小女孩,竟让刘全胜愈看色心愈炽。他走过去把正在吃饭的小银花拉起来站着,伸手到孩子胯下摸她阴部。因隔着两层裤子摸不真切,刘全胜索性伸手插到小银花的裤腰里,钻入孩子的内裤,红嫩的小嘴唇饱饱地吮吻了一番。旁边的曹富家见刘全胜这么长时间地和养女亲嘴,心生醋意,发话道∶“要干就快点干,我还要睡觉哩!我就不信这小丫头的嘴就那么香。 ”刘全胜正想让小银花张开小嘴,好舔她的小舌头,听到这话只得罢手,伸手抚摸小银花的身体。小银花身体瘦弱,年岁尚幼,所以刘全胜在她身上摸了两下就直奔她的女性要害部位,将手伸进她的裆里,搓摸她的下阴臀缝等羞部,又继续俯身在她小脸蛋上亲吻。曹富家在旁冷笑道∶“这小丫头还没发情呢!你再摸她也没用,快干进去是正经。”刘全胜一想也是,五岁的小女娃子你再刺激她,她还是一脸害怕,自己的下面倒被刺激起来了,当即脱光衣服,跳上床来,将躺着的小女孩抱在怀里,就给她解衣脱裤,不一会儿,小银花便被养父剥得精光。刘全胜搂着她赤条精光的小身体,淫兴大发,一根高翘的阴茎已顶上了幼女的小腹。刘用双手扶着小银花的腰,让她分开两腿跨坐在自己下部,但小银花看着养父那根挺硬直立的粗大阴茎竖在下面,哪敢骑坐上去,刘全胜百般哄劝,甚至两手卡着幼女的腰身,硬往下摁她的小屁股,可小银花哭闹着极力挣扎,两脚抵着床就是不肯将小屁股坐放下去。刘全胜眼睁睁地看着小银花胯间那道诱人的嫩红肉缝,却无法插入享用,情急之下只得求曹富家帮忙,求之再三,曹富家才同意帮助他和小银花性交。这个同样毫无心肝的女人也上了床,说声∶“对准了啊!”便双手抓住小银花撑着床的两脚往左右一分,小女孩的屁股顿时直坠下来,刘全胜忙挺着阴茎觑准她的小肉缝守株待兔,“噗”地一声,小银花的女性部位准确地落在刘全胜的男根上,只听小女孩尖叫一声,幼嫩的肉缝一下子就把龟头套了进去。但阴茎刚一入体就被一层薄薄的东西阻住了,原来,龟头触到了孩子童贞的标志。刘全胜用力再一挺,龟头捅破了小银花的处女膜,终于进入了五岁女孩子热热紧紧的小阴道。随着小银花身体的慢慢下坠,她的小阴道也逐渐更深入地与男人的阴茎交合了。然而,这是多么痛苦的做爱啊,虽然刘全胜的阴茎并不算大,但那勃起的东西仍然是这幼小女娃尚未发育的肉缝难以纳入的,每深入一点

    (二)

    曹的肩。曹富家见丈夫的阴茎仍顶在小银花屁股沟里,更添了妒意∶“怎么?玩过了小骚还不过瘾,还想玩她屁股啊?”谁知这一语提醒了刘全胜,他眼睛一亮,说∶“对啊,我早听人说女人的屁眼也是可以操的,那年我想搞你屁眼你就是不干,今天干脆就拿她来试试。 ”曹富家一听他竟又想上小银花的屁股,正欲光火,转念一想,不如就让小银花去受受插屁眼的罪,便冷笑着同意了。刘全胜顿时一扫行奸后的懒态,立时阴茎抽离了养女的屁股缝,一把将怀中的小女孩按趴在床上,双手从孩子两大腿内侧抄下去,把她的小屁股拱在怀里抱了起来。望着小银花两臀缝中间那菊花蕾似的小屁眼,刘全胜 着色眼一阵淫笑,仿佛眼前的不是女孩用来大便的屁眼,而是一颗等候他享用的美味果实。刘全胜一只手仍然揽在小银花的腰间,腾出另一只手去翻扒她的小屁眼。由于自来到刘家从来没有好好洗过一次澡,小银花的排泄器官显得有些藏污纳垢,但刘全胜满脑子兽欲,哪还顾得上小女孩的屁眼是脏是臭,只管用食指和大么指尽力把小屁眼向两边扒开,强行使那浅裼色的小小菊花蕾绽放开来。随着那菊纹瓣向两侧翻开,刘全胜胯下垂挂的东西也越来越硬,很快就恢复了奸淫女人的能力。由于从未有过和女性肛交的经验,刘全胜没给小银花的屁眼做任何润滑,一捧起小屁股就用龟头往她肛门顶。大家都知道,如果没有经过充份润滑,即使是成年女子的屁眼也难以顺利地把男性阴茎完全纳入,何况小银花只是个五岁的孩子,刘全胜的成人鸡巴又怎能插入她的小屁眼?几次入洞不成后,刘全胜发狠用两手把小银花的屁股拼命往两边掰,让小屁眼尽量张开。可怜银花小屁眼几乎被他掰裂了,痛得大哭大叫。可这还不是最痛的,刘全胜看着已经被扒开成一个小圆洞的幼女屁眼,淫笑了一声,挺起鸡巴,龟头就往小银花屁眼里塞。小银花感觉到身后一个硬硬的东西正在戳她的屁眼,惊恐地大叫起来,这时曹富家走过来,挥手打了她两个耳光,骂道∶“嚎什么!再嚎老娘打死你!”小银花早已被她打怕了,顿时吓得不敢出声,只是低低啜泣。刘全胜此时已经成功地把半个龟头挤进了小银花的屁眼,幼女肛门内腔壁的火热和迫力使他的欲火愈加高涨,便不顾一切地双手把住小银花的两 小屁股蛋向左右两边用力一掰,同时下身猛然发力一顶,五岁的小银花顿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身子向前一倾,倒在床上,刘全胜因用力过猛,也几乎整个身子都伏在她的背部。过了片刻,刘全胜用两手揽着小银花的胸口把她重新抱坐起来,小银花慢慢恢复了刚才狗爬的姿势。这些动作一点也没有影响他们的肛交,因为刚才那一下强行破门而入使刘全胜的阴茎在小银花屁眼里插得很牢,小女孩的屁股已经和男人的下体紧紧连接在一起了,当然,肛交的女方付出了凄惨的代价──小银花的肛门终于被撕裂了。由于屁眼处的剧痛,小银花哭喊得喉咙都哑了,而一旁的曹富家仍在幸灾乐祸地叫骂∶“小婊子倒会发骚,骚叫什么!全胜给我死劲插,插死她!”刘全胜当然还想往小女孩的屁眼深处插,因为尽管小银花付出了肛门撕裂的代价,也只是让刘全胜的龟头进入了她的屁股,要使阴茎顺利插入进行肛交还差得很远。刘全胜试着用鸡巴在小银花屁眼里顶了顶,发觉要想把龟头后面的部份插入几近不可能,如果强行再插,倒把自己的龟头弄得隐隐生痛,他便放弃了让阴茎在小银花屁眼里继续挺进的念头,享受起龟头被小女孩火热的肛壁紧紧里挤的滋味,果然与插 时风味不同。其实,光是阴茎直插小女孩屁眼的景像就够刺激的了,刘全胜却还想让龟头在屁眼里做活塞运动,但他很快就发现这也是不可能的,小银花的屁眼太紧了,根本没有阴茎抽插的馀地,除非是拔出来,否则龟头就被她的小屁眼拘束着动弹不得。刘全胜小心地试着把阴茎向后抽,发觉连把龟头拔出小银花的屁眼都挺困难,看来只有在射完精鸡巴软化之后才能让下体和她的小屁股分开了。刘全胜缓缓地让下身前后耸动,小银花的屁股也跟着动起来,看上去像是在性交,实际上阴茎和屁眼是钉死在一起的。即便如此,在耸动了数十下之后,刘全胜还是在小银花的屁眼里射出了第二滩精液,由于插入得很短,这些精液基本没有进入小银花的肠道,都从她屁眼里回流出来。借着精液溢出的润滑,也由于阴茎的软化,刘全胜在插入小银花屁眼三十五分钟后,终于抽出了鸡巴。事毕,连刘全胜都觉得疲惫不堪,他找了张草纸给小银花擦了擦屁眼里流出的精液和血迹,便一头躺在床上睡倒了,当然还没忘把动弹不得的小银花搂进怀里,一只手里还捏着她一只小奶头;而小银花由于肛交后屁眼剧痛,直到后半夜才睡着。自从这一晚刘全胜又开了小银花的屁眼后,除了正常的性交之外,两人之间的肛交也逐渐频繁起来,虽然小银花还是痛,但次数一多也就开始习惯了。加上刘全胜为了能插入更深,也渐渐知道在肛交前用湿滑物给她擦洗,用手指先通松小屁眼,到小银花八岁那年,刘全胜终于能把大部份阴茎都插入她屁眼了,肛交时也有了真正的抽插动作,最后精液也都基本射进小银花的肠子里。就这样,五岁的小银花在养母的巴掌和养父的阴茎下生活了五年,直到碰上了孙大夫,极富正义感的孙大夫当即报警。之后,警察来到了村里,刘全胜、曹富家这对魔鬼夫妻双双被捕(后刘全胜被判无期徒刑,曹富家被判有期徒刑十二年),小银花终于获得了解救。在给她做身体检查的时候,人们发现营养不良、瘦弱枯黄的小银花身体状况极差,精神状态也几近麻木,只有性器官得到了充份发育,这是她同养父通奸五年的结果。经医生测试,十岁的小银花阴道已经很有弹性,她的性能力足以同十四岁的少女相媲美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