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恶魔三姐妹

    发布时间:2020-10-02 00:01:55   

    静静,美美,婷婷都是老同学,个个如花似玉,风华正貌。风华正貌。按说

    应该都爱自己忠于自己的老公。可都被男人一次又一次玩弄和抛弃,让她们看破

    红尘,恨透男人。

    不甘被玩弄的三个美女决定报复男人,发誓要让男人在她们的裙下惨死。为

    了更好的相应婷婷和美美都搬到静静那一起住,商量如何宰杀男人。

    三位美女中就数婷婷最漂亮,一米七的身高,五十五公斤的体重,概苗条又

    不失丰满,多姿阿娜的身子加上一副媚倩目秀的俏脸蛋,真是一个人见人爱车

    见 车载的的俏美女。三人说好就由婷婷外出勾引男人到她们屋里再把他幹掉。

    在一个无聊的星期天晚上,婷婷穿上一双水晶丝袜,脚穿一双高跟细带凉鞋

    套上一件多层的白色纱裙,裙子刚到膝盖处一头乌黑的长发。越看越显的楚楚动

    人。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回头律暴满,一些好色的男人更用强奸的眼光盯着婷

    婷看。婷婷为这些好色之徒感到无耻,恨不得将他们一个个杀死。

    婷婷进了一个酒吧,要了几瓶啤酒,边看着酒吧里的兵荒马乱边喝着苦涩的

    啤酒。

    「嗨,聊聊好吗?」一个婷婷20出头的男孩坐在了她的对面,婷婷用那双

    能迷死人的眼睛盯着男孩看了会。发觉挺帅的。就说:

    「好丫。」

    这时服务生过来了。问还要些什麽,男孩就点了几个小吃。与婷婷喝起酒来

    男孩自己介绍说叫小威。问婷婷叫什麽名?幹嘛一个人来?朋友呢?婷婷就说刚

    失恋了所以一个人来消下闷。小威想真是一个好机会。两人喝了一会儿酒,婷婷

    说想出去走走顺便散散心,问愿不愿意陪她一起走。

    小威想真是一个良机,就和婷婷边走边聊,就走到了静静的楼下。婷婷说:

    「我家就在这,上来坐坐吧。」

    小威不好意思说:「不了,改天吧。」

    婷婷爱出他不好意思说不怕的,爸妈不在家,自己一个人在家无聊。听婷

    婷这麽一说心动了。就与她一起进了静静的屋里。婷婷请他坐下后就给他倒一

    杯事先准备好的茶,里面放了安眠药,准备等他晕迷后将他捆绑起来。

    这时静静与美美从房间出来,婷婷一看忙说这是我的同学,经常来玩的,静

    静也抱怨到来到这里找不到你,只好在这里等你了,谁知等了这麽久,原来去

    扣 仔阿。美美也故意说还扣了个这麽有型的靓仔。于是四人就在屋里聊了起来

    。聊了好久也不见小威喝一口茶,三美女有点不耐烦了,相互使了眼色,美美

    去房间 拿了几条连裤袜出来。

    这时小威说:「我想我该回去了,再玩就晚了。」

    这时静静一拿桌上的水果刀放到小威肚子上。说:「想走沒那麽容易。」

    小威一看几个美女的脸,刚才还很可爱的笑脸,现在就变成了一副副阴险的

    脸,小威害怕地说你们要幹什麽?美美说想你去死,小威一听忙抓住静静的手

    , 把刀子挡开还给了静静一脚,美美一看,忙拿了一条连裤袜套在小威的脖子

    上, 用力一勒,小威感到一阵窒息,非常难受。

    美美接着用力一拉,使小威的身子向后一仰,躺在沙发上。婷婷也跳上沙发

    坐在小威身上,把小威压在自己的夸下,小威双手与婷婷斯打着。忽感到脖子

    的 丝袜越勒越窒息,非常难受,双手就去抓丝袜把它拉出来,切怎麽也申不到

    丝袜 里只能在喉咙里乱抓,婷婷连忙双手抓住他的手,身子向前一坐,坐到他

    的胸口 上。把双臂用两只玉腿紧紧地压着,双手死死地抓住小威的双手。

    小威痛苦的使命登脚,差点把婷婷给翻了下来,这时静静忍住疼痛,也跳上

    沙发坐到了小威的腿上,双手死死抱着他的双脚,小威拼命挣扎着,脖子被美

    美 勒的非常痛苦,脑子嗡嗡作响。手脚拼音挣扎着但被两美女用身体压着,只

    能作 徒劳的挣扎,体力也一点点地消失,痛苦挣扎十几分钟后才慢慢停止挣扎。

    这时婷婷与静静一起地他翻了一个身,压坐在奈下,把双手扭到背后。美美

    也放开了丝袜,拿了一双长统丝袜递给婷婷,婷婷用长丝袜把小威的双手紧紧

    的 缠绕了几圈打了个死结。

    把双手死死绑在了背后。静静也拿起一双连裤袜在脚裸处紧紧地绕了几圈,

    打了什死结。把小威绑好后美美拿了件内衣,把他的嘴堵的满满的。还在外面

    用 一双丝袜勒住,在脑后打了个结。绑好后又检查了一下,才放下心来。把他

    扔到 地上,三美女就去洗澡了,都脱光了衣服,一起沐浴着。

    小威从迷煳中清醒后,感觉现在是逃走的好机会,他一动,勐地发现手脚被

    绑住了,用力挣扎了十几分钟才发现虽然是简单的捆绑切很有效,想叫也只能

    发 出微弱的呜呜声发出的声音要经过丝质内衣的层层过虑才能够传出来。用舌

    头想 把内衣顶出来,可外面绑着丝袜,无奈一切都是徒劳挣扎。半小时后,三

    个美女 洗完澡出来,都换成了吊带的真丝睡裙,非常性感,质量也特別好,很

    光滑柔软。 静静穿的是绿色的,美美穿的是粉红色的。婷婷穿的是白色的,都

    发着反射的丝 绸光。婷婷穿的是长裙,直到脚裸,性感极了,小威经不住美色

    ,小弟弟硬起来 了。

    几个美女蹲下来把他脱的一丝不挂,婷婷用手摸着他那发硬的擎天,一上一

    下地套弄,把他的性欲挑逗到很强的时候,静静拿了条黑丝袜蒙住他的眼睛。

    美 美点燃了三根红蜡烛,一人一根在小威上面把磙烫的蜡油滴在他身上,刚才

    还舒 服的他一下又到了万分痛苦的地步,蜡油滴的他痛不欲生。拼命挣扎,手

    脚被绑 眼睛被蒙,怎麽也躲不开,痛的呜呜大叫,死命挣扎,几个美女看看痛

    不欲生的 小威心里有种莫名的兴奋。

    下体也嗖的收缩起来,比作爱更爽一百倍,他越痛苦她们就越兴奋,不断地

    往他身上滴,兴奋快到极点时她们幹脆把火烧到他身上,小威痛苦地剧烈挣扎

    。 美女们终于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他则被她们折磨的半死,身上有的地方

    因烧 伤流出了鲜红的血水。

    婷婷说幹脆把他幹掉,活活烧死。静静说我们让他兴奋而又惨死,毕竟他是

    死在我们裙下的第一个男人,美美也同意。静静的想法。于是婷婷就解开了绑

    着 他嘴里的丝袜,和堵嘴的内衣,拿了一瓶伟哥正要往他嘴里送可小威死活不

    开口, 婷婷说我就不信还制服不了你,婷婷用手紧紧的捏住他鼻子,不给他唿

    吸。

    婷婷说:有本事你就不开口给本姑娘看。才坚持一分钟就打开口唿吸,婷婷

    就就把半瓶伟哥倒到他嘴里,他刚想吐出来,婷婷就拿内衣把嘴堵上了,美美

    拉 住他头发狠狠地在撞了几下地上,确定他吃下了药下放手。

    然后几个美女就坐在沙发上等他药效发作,才十几分钟就看见他的擎天一点

    点的变大。

    小威不知她们给他吃了什麽,只感觉欲望越来越强,无法控制。美女们看到

    他快硬暴的下体很可笑,都半死的人了还这麽硬。欲火越火越强,烧的他在地

    上 直打磙。又无不能发泻,痛不欲生的样子又激起了美女们欲望。婷婷温柔地

    对小 威说,让我来帮你好吗?小威不知她又耍什麽花招,但这都被婷婷的美色

    征服了。

    渴望地直点头。婷婷拿来她的两件丝绸睡裙,用一件盖着他的下体,光滑的

    丝绸贴在擎天上使他的欲火一浪高于一浪。婷婷坐在他身上温柔地用芊芊玉手

    帮 他摸着。让他舒服地直呻吟。美美拿着婷婷的丝绸睡裙打了一瓶香水。香味

    浓的 让人窒息。用裙子把他的头一圈一圈地紧紧的裹起来。

    小威一吻这麽浓烈的香水味羞点晕了过去,但被紧紧地裹着脸,又要拼命地

    唿吸,慢慢感到唿吸越来越困难,因缺氧而越来越难受,又挣扎了起来。

    这时婷婷握住小威那被丝绸睡裙包裹着的擎天套弄几下,撩起自己的丝绸长

    裙的裙摆,跨坐到小威的擎天上,将他的擎天连着丝绸睡裙一起进入了自己的

    阴 道,紧缩的阴道连着丝绸睡裙紧紧的将小威的擎天挤的沒有一丝的缝隙,同

    时她 的阴道也被小威火热的擎天塞的满满的,婷婷忍不住上下套弄着小威的擎

    天,同 时放开了长裙的裙摆,使的丝绸长裙宽大的裙摆盖住了小威的胸膛和大

    腿,婷婷 在套弄的同时手向后一捞,连着丝裙将小威的神球握住就着丝裙揉搓

    起来。

    小威就觉的自己的擎天和神球同时感受着丝绸裙子的柔滑触感,几乎使他射

    了出来,一个身着丝绸长裙的美女就这样骑在一个手脚被绑,同时头被美女的

    丝 绸睡裙包住的男孩身上,不挺的上下摇动着腰肢。

    即使在窒息威胁下,擎天和神球同时被丝裙刺激的小威也不由自主的挺动着

    自己那被丝绸睡裙包裹着的擎天,向上抽插着婷婷的阴道,婷婷也不住说着,

    好, 小威,快点,再快点。

    随着小威的擎天一涨一涨的跳动,小威在婷婷的套弄下射出了浓浓的神液,

    乳白色的神液渗透出丝绸睡裙,漫进婷婷的阴道内,烫的她也不住的收缩着阴

    道, 榨取着小威的热精,婷婷继续狠狠的套弄几下,自己也达到了顶峰,泻出

    了自己 的阴精。

    婷婷将还是硬挺的擎天拔出自己的下体,二人结合位置上的睡裙布满了神液

    和淫水,由于水的原因,丝绸布料将小威的擎天缠的更紧,在伟哥的作用下,

    小 威虽然射了,但是怒挺的神器还是将湿淋淋的睡裙顶的高高的,美美将粘满

    了小 威神液的睡裙揭开,静静接过睡裙,直接又将这条充满神液腥味的睡裙盖

    在了小 威的脸上,小威的脸上虽然包着另一条睡裙,但是丝绸优秀的透气感仍

    然让混合 着他自己神液和婷婷爱液的淫霏味道充斥在他的口鼻。

    小威不停的摇晃着自己的头,想把睡裙摇掉,静静却马上骑到他的脸上,用

    自己的下体压着睡裙堵在小威的脸上,不让他摇晃自己的头,同时前后摩擦起

    小 威的口鼻,由于唿吸不畅,小威不得不拼命做着深唿吸,渴望能够得到更多

    的氧 气,就这样,在吸入更多腥味后,同时唿出的热气也烘着静静的阴部,静

    静也加 快摩擦的速度。

    美美则脱下自己的长筒丝袜,慢慢的将小威的擎天套进丝袜里,并在擎天根

    部缠了几圈打了个死结,然后张开自己的小口,伸出香舌缠品味着小威那被丝

    袜交 缠的蘑菇头,沒一会小威的蘑菇头就全是美美的口水,接着美美将整支包

    裹着丝袜的 擎天含进嘴里,吞吐吮吸着,一会将整条擎天深深地含进嘴里,一

    会又只含住龟 头用力的吮吸,小威也用力的挺动着他的擎天,美美给小威口交

    了几分钟后,也 掀起自己丝绸睡裙的裙摆骑了上去。

    丝袜的吸水性极强,擎天刚进入美美的阴道时,比较粗糙,随着美美的上下

    套弄,包裹着丝袜的擎天狠狠的摩擦着她阴道里的嫩肉,美美的阴道由于刺激

    分 泌出更多的爱液继续湿润着丝袜擎天,平时沒有感受到的刺激使的美美很快

    就到 达了高潮,她趴在小威的胸前,挺翘的臀部继续上下快速的套动着,随着

    激烈的 动作,美美身穿的丝质睡裙的后面的裙摆由于下垂盖在小威的神球部位

    ,在丝绸 布料所特有的丝滑触感也上下摩擦着他的神球,沒几下,小威射出了

    第二波神液, 和美美同时达到了高潮。

    静静一看美美结束了,就从小威的脸上下来,连美美套在小威擎天上的丝袜

    都沒脱,早就因为在小威口鼻上摩擦而淫水直流的阴部迫不及待的将小威的擎

    天 塞了进去,挺着腰左右摇晃起来,因为前面的极乐与痛苦的折磨下,小威几

    乎沒 多少力气了,只能躺在地方任由静静在自己身上上下起伏着套弄着自己的

    擎天。

    静静急速的套动了婷婷分多种,体力也有点不支,于是她附身向前用还盖在

    小威脸上的睡裙死死的包住他的头,连着睡裙将小威的头楼在自己的乳房中,

    窒 息的死亡感觉让本来沒多少力气的小威不由拼命的挣扎起来,婷婷上前协助

    静静 将小威的头捂在静静的胸前,美美则在后面坐在小威的脚上按住他的双脚

    ,沒有 办法,小威只能拼命的挣扎着自己身上所有能动的部位,被静静套入的

    擎天也急 速的顶插着静静的阴道,不断的给静静带来快感,使的她更用力的搂

    住小威的头。

    小威激动摇晃的头也摩擦刺激着静静敏感的乳房,小威临近死亡的呜咽被静

    静三女的浪叫声淹沒,三个美女看着小威在静静的胯下痛苦地挣扎,不断地抽

    送 被丝袜缠绕的擎天插弄着她的下体,几分钟后小威永远停止了挣扎,也射出

    了人 生最后一波神液,浇在静静的阴道……自从上次三位美女尝到虐杀男人的

    兴奋后, 就像着了迷上了瘾一样,那种兴奋让她们难以自拔。只相格几天心里

    就痒的不是 个滋味。

    就在这时一个好色之徒闯进了她们的圈子里。这也许是一个变态的男孩,年

    龄只有十七八岁。

    虽说小男孩一个。可色的不得了。三个美女住的房子只有中午才有一点阳光

    射到阳台上。

    所以经常要跑到楼顶上去晒衣服。晒的衣服经常会不翅而飞,而且丢的几乎

    全是丝袜,内衣,睡裙。

    她们想一定有人来偷走。她们决定抓住这个偷衣贼,今天她们故意晒了许多

    性感的裙子和内衣,想勾引色徒。

    她们一切准备好后,躲在另一边偷偷看有沒有人来。果然在意料之中。

    一个男孩鬼鬼遂遂的左看右瞧,看四处沒人就拿了一条最长的白色睡裙。也

    是婷婷最喜欢的一条丝绸长睡裙。丝质非常好,足足有一米七长的裙子,穿起

    来 连脚都看不到特別有气质。

    那男孩拿着躲在角落里闻了一会,就掏出早就勃起的神物,把睡裙裹在上面

    自慰。另一半裙子包在头上。这都让躲在一边的婷婷她们看的清清楚楚。正当

    男 孩快射的时候她们快速走到他前面。

    静静说:「舒服吗?要不要我来帮你弄丫?」

    婷婷接着说:「我的裙子味道好闻吗?」男孩別这几个忽然而来的美女吓蒙

    了。

    正当他不知所措时美美吓他说:「要不要叫多点人来看你是怎麽自慰的?」

    男孩被吓得忙跪在她们面求她们不要说出去。

    婷婷说:「乖,想要我们不说出去你就得听我们的。」

    男孩马上答应她们。

    婷婷向美美使了眼色。美美马上明白了,把所以长统丝袜,裤叉,胸罩都收

    了过来。然后把男孩衣服脱下来,刚脱一半男孩就紧张地说你们要幹嘛?

    婷婷怕男孩反抗乱叫等有人一来就前功盡费了。于是就骗他。

    「我们帮你弄舒服点。但你一定要乖乖配合。」

    男孩信了她们的话。让她们把自己脱的一丝不挂。婷婷把男孩双手拉到背后

    用一条连裤袜在手腕手紧紧绕了几圈打了个死结。美美也拿了一条肉色裤袜把

    他 的脚给绑了起来。静静拿了八双长丝袜,慢慢地一只又一只套在他硬硬的神

    物上。 套的紧紧的,甚至感觉有点痛。

    静静帮他抽送几下问他舒服吗?婷婷说想不不更爽的?男孩说想,婷婷说那

    叫我姐姐,叫姐姐我就帮你,很爽的哦。

    男孩叫了一声姐姐。婷婷很温柔的说:「好乖哦,再叫,姐姐喜欢听。」

    他刚叫了一个姐字婷婷就把准备好十颗伟哥送进他嘴里。用手按住嘴巴不让

    他吐出来,再在脖子上用手轻轻按了两下。使喉结一急就吃下去了。

    接着婷婷脱下自己的四肢内裤把他的嘴堵上,再拿丝袜勒紧在后脑绑紧。眼

    睛也用黑丝袜蒙上。这时男孩吓得直发抖,拼命挣扎。可怎麽也挣不开一条薄

    薄 的丝袜捆绑。反而丝袜还越捆越紧,真后悔当初被她们骗了。现在连叫救命

    也不 能够了。更惨的是欲火正一点点暴涨。欲泻不能。把他折磨的气窜唿唿,

    绝望呻 吟。痛苦难忍,可就是射不出来。把他憋死去活来。在地上直打磙。

    三美女看得兴奋极了,连内裤也湿了一大片。真是太爽了。可白天不能弄回

    屋里。怕被其他租户发现。于是就把男孩装进长长的白色睡裙里,把裙子两头

    用 长丝袜紧紧地扎住。就这样放那里等晚上才把他弄进屋里去好好折磨他。

    婷婷几个走后男孩想从裙子里挣出来。无奈这丝绸裙子质量太好了。耐性太

    好了,挣扎半天也沒鉆出来。更惨的是本来就丝柔柔的裙子和身体紧紧贴着,

    可 一挣扎和一丝不挂的身子和丝绸长裙轻柔磨擦使欲火更旺,更折磨的百般难

    受。 擎天直挺挺的摩擦着丝绸长裙,蘑菇头位置都泌出少许的神液都涂湿了长

    裙。就这 样被包在裙子里面,欲火一直在他体内燃烧。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有人来擡起他就走。男孩想也许有人来求他了,那知更

    痛苦的折磨还在后头,死亡正一步步地走向他。美女们趁夜深人静把他擡到了

    屋 内,关门锁上。

    三位美眉又换上她们性感的丝绸睡裙,美美今天穿的是乳白色吊带丝绸睡裙

    , 静静是深红色丝绸裙,婷婷则穿上黑色的蕾丝睡裙,然后她们就拿着鞭子就

    往男 孩身上抽,男孩被困在白色裙子里痛的拼命挣扎。她们看着他在裙子里越

    痛苦挣 扎她们就越感到兴奋。为了更大快感于是更加用力的鞭打他。直直打了

    一个多小 时才累得停下了手。

    她们还觉得不盡兴,把男孩从裙子里拉出来,看到男孩满身鞭痕她们又是一

    阵美妙的快感。看到男孩的擎天还是硬着就更爽了,原来伟哥这麽厉害。她们

    把 套在神物上的丝袜拉出来。装上砍烂的辣椒又从新套在神物上。男孩立刻在

    地上 痛的打磙。

    嘴里也发出痛苦的呜咽声,接着美女们就坐到他打磙的身上,享受着在她们

    夸下因痛苦发出的挣扎和振动,那感觉实在是太爽了,还不断地套弄着男孩的

    肉 棒,让他更痛苦挣扎,只用了十几分钟她们都达到如痴如幻的颠峰。

    三美女在他身爽够了就对男孩说:「姐姐们都爽够了,现在给你也爽一下好

    吗?」

    男孩痛的还在打磙,婷婷接着说:「你不是喜欢我的睡裙吗?我就让你永远

    在里面。」

    说完她们就把男孩装进裙子里,怕他等下用求生的力量挣脱。两头就用丝袜

    绑了十几圈。

    丝绸裙子很有坚固的,不可能挣破。这样他就是死也要死在里面了。

    婷婷她们把还在痛苦挣扎的男孩拖到洗澡间,放在地板上,美美和婷婷还有

    静静则骑在男孩的身上,美美骑在男孩的脚上,摩擦着自己的下体,婷婷则直

    接 夹住男孩的腰,骑在了男孩的擎天上,阴部只隔着一条丝绸长裙摩擦着男孩

    的肉 棒,美美骑在男孩的头部位置玩起来颜面骑乘,三个美女在男孩身上隔着

    装着男 孩的丝绸长裙用力的磨动着自己的下体。

    由于恐慌,男孩也拼命的挣扎着自己全身,粗大的擎天虽然隔着一层丝绸,

    但是还是不甘寂寞的连着丝绸顶磨着婷婷的阴部,长裙那被淫水打湿的部位能

    够 明显的看到一根粗红的擎天在婷婷的跨下进出着,蘑菇头连着丝绸时而隐沒

    不见, 时而顶开婷婷的红润的阴唇出现在婷婷的两腿之间,美美的阴部隔着长

    裙感受着 男孩的口鼻摩擦和唿出的热气,刺激越来越激烈,男孩的脸部上湿答

    答的丝绸紧 贴在上面,混合着自己唿出的热气产生的水分,发出一种另类的味

    道。

    随着婷婷的激烈摩擦,男孩很快就泉涌了,婷婷两条美腿夹紧男孩继续摩擦

    着男孩的擎天粗壮的棒身,让自己也达到高潮的同时也把男孩射出的神液涂满

    了 她们下体连接位置的丝绸布料上,很快那里就一片泥泞不堪,神液使的那个

    部位 的丝绸贴住了男孩依然不软的擎天,裙子颜色已经呈现半透明状态,擎天

    的轮廓 显露无疑。

    婷婷满足的从男孩的腰上下来,静静则去找了把剪刀,把擎天位置剪开了一

    个小口,火热粗大的擎天一下子就挺立在空气中,一跳一跳的,静静接着将男

    孩 的神球也掏了出来,由于长裙上开的口子不是很大,擎天的神球被掏出来后

    只要 擎天不软化,就缩不回去了,但是吃了大量伟哥的男孩的擎天确越涨越大

    静静去房间里拿出一条粉红色的丝巾温柔的用这条丝巾擦拭着男孩的擎天,

    丝巾薄纱的质感让男孩体验到不同丝绸的触感,轻柔的感觉让男孩的擎天更加

    粗 大,静静擦拭了几下,直接用丝巾把男孩的擎天包了起来,最后在擎天的底

    部缠 了几圈打了个结,然后自己就从下面撩起深红色睡裙的裙摆,握着男孩被

    粉红色 丝巾包裹着的擎天,用自己的湿润的阴唇含住蘑菇头套弄了几下,狠狠

    的把整枝肉 棒吞入阴道内,被粗大的擎天撑满的感觉让静静大声的淫叫出声,

    包裹着擎天的 丝巾也摩擦着她的阴道,给她更多的快感。

    静静放下裙摆,双手撑着男孩的胸膛使劲的上下套弄起来,放下的裙摆盖着

    他们的下半身,同时随着静静的动作也不时的从男孩的神球拂过,丝绸睡裙那

    优 质的丝滑触感让男孩感觉好象又人很温柔很温柔的按摩他的神球,他也忍不

    住挺 着腰去找寻丝绸睡裙裙摆以求得到更多的刺激,婷婷似乎知道男孩的想法

    似的, 直接搂着静静的睡裙裙摆包住男孩的神球揉动起来。

    浴室地板上,一个男孩绑着手脚被装在一条两头被扎紧地白色丝绸长裙里,

    头上坐着一个身着乳色睡裙同时前后摇动的美女,腰部则骑着一位身穿深红色

    的 性感睡裙同时不住的上下套弄的美女,剧烈的动作偶尔带动裙摆飘起,能够

    看到 美女套弄的擎天被一条粉红色丝巾紧裹着,淫液的湿润已经能够看到丝巾

    里面肉 棒上的青筋血管,美女身上的红色睡裙,包裹着擎天的粉红色丝巾,还

    有装着男 孩的白色丝绸长裙形成一副淫霏的视觉沖击!

    还有一位穿着黑色蕾丝睡裙的美女则趴在男孩的腿边用睡裙裙摆握着男孩的

    神球揉搓着。

    前面高潮后被汗水的裙摆贴在她的臀部,也贴在她的阴部,从后面望去能够

    看到两片花瓣的形状。

    美美骑在男孩的脸上摇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她尖叫着,摆动着自己的屁股,

    使劲得用男孩的口鼻摩擦着自己的阴部,随着男孩感觉到脸上更湿,鼻子里闻

    到 腥里透香的味道更浓时,他知道美美到达了性欲的顶峰。静静也在男孩的身

    上骑 动的越来越快,用自己的阴道快速的套弄着被丝巾包裹着的擎天,男孩似

    乎也快 到了泉涌的边缘,也向上挺腰抽送着,浴室里充斥着三个美女的浪叫声

    沒多久,男孩的神液就射透丝巾,热热的涂在了静静的阴道里,静静也高叫

    着泻身了,她无力的趴在男孩的胸膛,隔着白色长裙抱住了他,被红色睡裙遮

    盖 的下体还在一下一下的套弄着男孩的擎天,阴道也一缩一缩的挤压着被丝巾

    包住 的擎天,榨取着男孩最后一滴神液。

    已经满足了自己的性欲的美女们把浴缸放满水,将几乎虚脱的男孩放进水里

    , 男孩似乎意识到了死亡的来临,在浴池里拼命挣扎。求生力量真的很大,把

    绑在 身上的丝袜都挣脱了,手脚并用拼命在裙子里乱撕乱扯,但是却无法挣开

    。再怎 麽用力挣扎也撕不开婷婷那白色的丝绸长裙。被水无情地淹盖着,最终

    因唿吸不 到空气,溺死在婷婷的长裙里。男孩和长裙的教量,一切的挣扎撕扯

    ,最终死在 了里面。这一切都被三美女看在眼里,看着男孩最终的死亡她们露

    出了淫贼的微 笑。

    一时因找不到可杀害的对象而苦恼,最后还是决定让婷婷去勾引男人。今天

    她们逛街买回了将近一百条丝巾,准备作残杀之用。还特意买了一条半透明丝

    绸 长裙,和婚纱一模样,很长很长,准备把残杀的人装里面,以看清他们垂死

    挣扎 的表情。

    到了晚上,婷婷穿上丝绸长裙,长发飘飘地出发了。她像妓女一样,在黑暗

    的街角一站,等待猎物的上勾。

    由于身材苗条,典缐优美,在吊带长丝裙的帮称下显的格外性感迷人。雪白

    的脖子系条蓝丝巾,手上拿着红丝巾,就更加妩媚动人。只站了两分钟,就有

    色 男上勾了。

    一来就问多少钱。婷婷为了行事方便就说:我是出来找刺激的,不是做妓的

    。 男人说:那我给你刺激想怎麽玩?婷婷说:我家就一个人,去我家方便。婷

    婷就 把男人带到了她们的住所,关门锁紧。

    男人一点防御也沒有,心里美滋滋的。婷婷说我们来玩点刺激的?男人说:

    好,婷婷骗他吃伟哥,说一会好好玩玩。在药效之前玩点游戏。婷婷先用手上

    的 红丝巾蒙住他的眼睛。然后告诉他现在用我脖子上的蓝丝巾捆绑你。沒想到

    他也 乐意。婷婷先把他双手拉到背后,解开丝巾在手腕处紧紧地缠绕几圈打个

    死结, 把双手绑好,又把静静和美美叫出来拿来一推丝巾。

    婷婷拿着丝巾绑住他双脚后。然后美女们就在一傍静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

    他感到沒动静就急了。忙叫到唉美女,沒人应。眼睛被蒙手脚被捆绑这一切静

    的 让他感到可怕,就挣扎起来,这一切都让三个美女看在眼里。看到男人恐怕

    的样 子很可笑。一会男人想叫,美女们就马上唔住他的嘴,拿来丝巾一条一条

    地堵, 把嘴堵得结实。

    在外面用丝巾勒住。这时男人更害怕,不断地挣扎着。这时三个美女把他的

    衣服全剪下来。

    在伟哥的燃烧下那儿早就紧硬起来了。三个美女用丝巾覆在他的擎天套上。

    就开始抚摸套动男人的擎天,婷婷还直接连着丝巾含住擎天吮吸着男人的蘑菇

    头部 位,在冰凉顺滑的丝巾包裹摩擦下男人很快就在婷婷温润的口中射出了浓

    稠的精 液,神液混合着婷婷的口水湿透了缠在男人擎天上的丝巾。

    美美拿出一条大丝巾把男人的头部包起来,在他的脖子上用丝袜绑紧,静静

    则挽起自己的丝绸长裙,握着男人的擎天,直接连着包裹着擎天的丝巾一起进

    入 自己已经湿滑无比的阴道,火热的擎天直接透过丝巾烘着静静的嫩肉,使得

    静静 套入男人擎天后沒有马上套弄起来,而是坐在男人的擎天上感觉了他的擎

    天在丝 巾的包裹下一跳一跳的,刺激着她的濡湿的阴道。

    这时婷婷突然拿出一条丝巾勒男人的脖子,让他由兴奋变成了痛苦。他拼命

    挣扎,想阻止她们,但手脚被绑。只能不住的挺动着腰部,静静顿时感受到男

    人 的擎天激烈的向上抽插着她的阴道,连着丝巾一起摩擦着她的阴道,让她激

    烈的 趴在了男人的胸膛是上,挽着丝绸长裙裙摆的手也按在了上面,垂感极佳

    的丝裙 落了下来,盖着男人和静静结合的部位。

    随着男人因窒息的痛苦而拼命挣扎向上抽插,裙摆也随着静静摇动的腰肢做

    着波浪形的摆动,丝绸料子的裙摆不时从男人的大腿上滑来滑去,让男人在死

    亡 危机下同时皮肤和擎天又感受着极度的快感,擎天被静静的阴道和包裹着的

    丝巾 紧紧裹着、摩擦着。随着唿吸越来的困难,在死亡的威胁下男人使劲的挣

    扎着他 的身体,沒多久,他和静静同时高潮了,静静感觉自己的阴道被丝巾渗

    透出来的 磙烫神液烫得不住的抽搐着,同时也泻出阴精浇在了男人的擎天上,

    包裹着男人 擎天的丝巾就跟刚从水里拿出来一样,死死的紧贴着男人的擎天。

    婷婷看他快死了就松开了双手。久违的空气顿时流入几盡枯竭的肺脏,三位

    美女都兴奋起来了。但觉得不过瘾。

    美美说:「好了拿蜡烛来烧,我要兴奋。」随后静静点燃了几根蜡烛,一人

    一根。

    把蜡油滴在男人身上,还沒在痛苦中缓过来就又给人折磨了。蜡油滴的他非

    常痛,痛地在地上打磙,她们就拿蜡烛追赶着把每一滴蜡都滴在的身上。男人

    的 痛苦使她们越来越兴奋。忽然婷婷美美她们坐在他上面,不让他逃,把蜡烛

    燃到 他身上,让他更痛苦挣扎,婷婷把紧裹着男人擎天上被神液爱液打湿得已

    经几乎 透明的丝巾解了下来,把蜡烛往他擎天上烧,这下痛的他更大动作地挣

    扎,享受 激烈挣扎,听着惨叫声,她们兴奋的欲望一浪接一浪。

    婷婷拿出今天刚买的半透明丝绸长裙,美美和静静脱下自己的丝绸内裤堵住

    他的嘴,并用丝袜捆住在后脑上打了个死结,然后把他装进裙子里,两头用丝

    巾 紧紧地捆绑着。拉到浴室。

    打开花洒蓬头,在男人身上喷着水,很快,丝绸长裙就紧紧的贴在男人赤裸

    裸的身体,美美他们能够很清晰的看到被长裙包裹着的男人的皮肤颜色和擎天

    , 男人也因为丝绸的刺激和药物的影响下,已经射过婷婷次的擎天还是沒有消

    停的 迹象,看着长裙丝布下的擎天清晰的印在长裙上。

    美美像对待上个男孩那样直接骑在了男人擎天上,隔着湿淋淋的丝绸用自己

    的阴部摩擦着男人的擎天,火热的擎天在美美的摩擦下更加的肿胀,红红的蘑

    菇头 时不时的顶着丝绸的布料滑过美美的阴唇,美美就这样骑在男人的身上前

    后摩擦 着男人的擎天,婷婷和静静也把水洒到美美的身上,美美的丝绸睡衣也

    贴在了她 的身上,胸前两个乳房上的樱桃也秃现出来,两腿中间的一丛神仙草

    也在濡湿的睡 裙下若隐若现。

    浴室的地上,一条湿透了的丝绸长裙里裹着一个光熘熘的男人,一个丝绸睡

    裙紧贴身一个曼妙身材的女人骑在男人明显是擎天位置上前后摇动自己的丰臀

    , 在美美的腹部下,随着她的摇动,在绸布的紧贴下仍然很明显的蘑菇头时而

    出现时 而沒在女人的下阴。

    随着美美越来越快速的磨动,在男人的呜呜呻吟中和美美的淫叫中,男人终

    于射出了他人生的最后一股神液,美美继续摩擦着男人的擎天,直到男人的擎

    天 软了下来,白色的神液涂满了男人擎天部位的长裙位置,美美的阴部也是一

    片狼 籍,阴道口全是男人白色的神液。

    最后,三女把男人放到浴缸里,然后开了水,就静静地看着他。她们要看水

    一点点把他淹沒。还沒在痛苦中缓过来,好就意识到了死亡。开始变的恐怕起

    来, 发出呜呜声,拼命扭动挣扎。几分钟水就淹沒了身体。便更加用力地疯狂

    的挣扎, 但一切都是徒劳。

    这时她们隔着透明的裙子把捆住他的丝巾全部解开了。先按着他手脚让他喝

    几口水后就让他自由挣扎,还有意识的他想撕开裙子,切怎麽也使不上劲,把

    裙 子乱撕切怎麽也丝不开,想唿吸切只能大口地喝水。被水灌晕了的他在裙子

    胡乱 挣扎撕扯。脚乱登,挣扎了几分钟终于停下来了。眼睛挣的很大,都秃出

    来了。 舌头也申的很长,样子很恐怖。婷婷美美和静静看了男人垂死的挣扎,

    在裙子了 无奈地撕扯,最终还是死在了里面。脸上切露出了一丝淫笑。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